夜,轻轻敲打着心门,慢慢释放干枯的浅墨,缓缓吞噬着苍白的心。想哭,却找不到眼泪的堤岸,想爱,那些誓言的纸笺泛黄,想呐喊,却找不到生命的尽头。